Sean H. Chiu

我的前大老板馬雲說過說過因為A.I,未來的我們只需要工作4小時,的確A.I. 人工智慧應該是發明來幫助人類工作更有效率,但同時也帶來了是不是現有的勞力會被取代掉,已經有好多文章演講在講哪些工作在未來最有可能被A.I. 取代掉,如這些文章 http://www.nbcnews.com/id/42183592/ns/business-careers/t/nine-jobs-humans-may-lose-robots/#.X3Fl39MzaHE,https://vanna.com/articles/read/10-jobs-that-will-and-wont-be-replaced-by-AI?hl=en,我這篇是想試圖分析很多科技的支持者想利用科技為人類帶來烏托社會,但過程中會有哪些角度沒被顧慮到,結果造成人類不想遇見的未來? 回到只要工作4小時這件事,這是個假設,假設未來機器人都是會我們工作,不是為自己工作,但事實是,不管是我們或是機器人,依照現有的經濟體模式,都不是為自己工作,目前有個角色掌控著資源,這個人叫雇主,目前雇勞體系是以時間來計酬,也就是人工作4小時,就只能獲得4小時酬勞,如果這樣的體系存在,A.I 或機器人就不可能替所謂的付出勞力的所有人工作,他們服務的對象仍是雇主,當大量的勞力可以被人工智慧取代,也意味著雇主將把投資轉到更有效率更不出錯的人工智慧身上,所以當如上述文章的工作類型被取代掉,也意味著目前大家最害怕的失業會是事實。

Original post date: November 1, 2015 IOT, I Own Things. 記得在美國研究所的第一堂課是資工道德學,我的研究報告是進入電腦時代後對人類真的有比較好嗎?當時的論點來源自在286、386時代個人電腦並不普及時,文書傳遞都是紙本,每一天可以完成的工作量有限,寫份報告花一週的時間,教授並沒有逼著我的時間,我工作輕鬆,研究進度與世界一樣前行。接下來幾年的時間,政府與科技企業聯手推動了產業資訊化,公司、學校及政府單位開始成立IT團隊或找顧問公司來將所有工作電腦資訊化,造就了印表機及office的普及化,但我的研究其實顯示,工作量是增加了(你能做更多的工作)但其實效率是比原本非資訊化時代還低,原因是人們花大量的時間開始應付學習、應付複雜的介面,學習成本增加,系統不穩定的偵測修復, 還記得寫報告寫到快完時發生當機,結果報告沒有存檔得時候嗎?我相信幾年後的今天,還有不少人花時間在公司印表機卡紙的窘境中,也因為那堂課,我選擇了學習HCI,一直以來想把電腦介面變成不再是人需要去應對的介面,我常常跟朋友分享:The Best Interface is no Interface. 什麼時候可以讓人類感受不到電腦的存在卻享受電腦帶來的貢獻好處,才是真正地達到Good HCI。資訊化後二三十年過去,電腦已經進入人們的生活不只是工作,可能在電腦或網路出狀況的情況越來越少,電腦運算速度也快了許多,互聯網的發生,讓信息的交換,快速無阻,每個人知識能力開始扁平化,小眾即可創造名人,人們開始大量仰賴手機(小型微處理器)來聯絡彼此、紀錄生活,大量的隱私信息在雲中飛來飛去,人們又再一次的不這麽害怕陌生人進入我們的生活圈中,因為這可能是成名的捷徑,擁有最新的手機變成是社會地位的象徵,人們漸漸地忽略了背後的隱憂,是不是會在不可遇見的未來反撲人類,這讓我在IOT這個議題上,又重新想起了在學校的那堂道德課,想到 “What are we really creating for human beings?”這件事。IOT大家都覺得現在的使用場景都有點牽強,但就如同列表機與office,有一天,這些科技公司絕對可以找到你要用他的理由(我們的工作),手機的footprint,再加上公司的行銷,就讓每個人擁有許多部的手機,每年製造不少科技垃圾,可以想像在IOT時代,微型的科技元件到處都是,一年的垃圾量又要增加多少,但回頭想想,人類真的有需要這些嗎?I own things 最后還是 I own junks?

IoT, I own Things
IoT, I own Things

Original post date: March 18, 2014 最近到處都是大數據東,大數據西的,就像當年炒雲啊雲的好不熱鬧,但在這熱頭上的同時,我反而最近有很深的掙扎,我們會不會又開始一段矯枉過正的旅程?這會不會又是雷聲大雨點小的話題? 運用大數據背後的本質到底應該是什麼? 雖然我是受科學訓練出身的,過去做事也非常講求邏輯與數據,現在在工作崗位上,也是數據至上的環境,一切的判斷相當倚賴量化的證據,質化地論證在快速的商業邏輯決策中略顯單薄,可是我漸漸的發現,我們似乎是把一些身為人該有的人性部分都給數據化了,在發展使用者經驗有效影響運作企業決策的同時,卻忘了服務對人的本質應該是很單純的,而不是一些工具或一篇論證報告來陳述。 同事前幾天分享了我這篇文章 『年入百萬的表弟給我上一課:互聯網思維該怎麼接地氣』,看了文章中主角運用許多做生意的技巧,其實出發點就是 “貼心” 的服務客戶,他做生意前就先想到了客戶的一些基本需求是什麼?我相信這位主人翁在做這些決定時,只用了一些簡單的數字預估,也絕沒有用戶體驗研究報告去做判斷,更不會請來專家幫他去套出一套可行的模式再來執行,他只純粹的想到平時觀察到周遭消費者的習性,大家吃的菜色就這幾種,剛好少掉菜色可以讓廚房的師傅更容易熟悉這道菜,並把菜極致,就像我們看到八方雲集,就賣鍋貼等簡單的菜單,生意好得不得了,因為用戶不用太分心在想吃什麼上面,對圖個快速用餐的上班族,在方便不過。另外,他知道來到他這裡個客人,會有不同的形態,宴客時他們需要面子,幫他們把面子做足,他們必定會常常回來,幫助客人看看小孩,多點心,客人也很難不買點餐回家,其實這些小技巧真的都不需要大費周章的來個服務設計或數據分析,這些事只要多用一些同理心,站在對方角色想一想,就能把你的生意好轉或讓更多人願意到你的商店消費,有時後我們總是拿了很多專業的術語與方法在做文章,但其實很多事很多創新,真的不需要數據,而是只需要我們對人事時地物的關懷與體貼,多一份心,你就可以看到需求,就可以看到一個機會,這些比大費周章的分析數據,效益可是高很多。

服務思維是對人文的關懷
服務思維是對人文的關懷

Original post date: December 19, 2013 如果你是一位UX manager, 你一定認同對於在組織內全面貫徹UCD文化的最大困難度是因為UX的performance並沒有屬於自己的量測方法,在管理工具上不是主觀認定,就是去使用如RD或功能單位的量測方式,所以相對的高層對於UX方面的投資常常會在關鍵時候,因為無法評量報酬而停止原先原本要進行的計劃,特別是文化的改革方面,其實就是因為很難去判定產品的成功,究竟這個團隊的貢獻是多少,其他因素又占了多少,很多公司把這個團隊的KPI也用RD的方式來設定績效,這並不見得是不好,至少還有個量測方式,只是我覺得對於一個multi-discipline的團隊,這樣未必能達到最佳量測這個團隊的效果跟激勵的目的。 另外,我之前的文章也有提到各部門本位主義這件事,越專業的部門,越會對你的使用者研究提出疑問,這是因為你們是站在不同的知識立場在判斷事物,像RD因為他被量測的是要做技術及效率導向的事情,例如技術可行性評估,開發,準時把文件及程序釋出。像行銷單位,它們看的是實際產品轉化出的效益,如多少流量或訂單進來是因為某個功能改善或行銷事件及廣告下對了,個個單位考量非常的不同,當然常常因為獨自的績效考量而會在合作溝通上出現問題,所以要順利同心的合作,得把各單位的立場拉到同一條線上,一個獨立各自可以量測的方式之外,也要同時衡量對其他單位的貢獻,UX對其他單位是,其他單位對UX團隊也是。

UX management IV: 如何量測UX team 的績效- UX performance measurement
UX management IV: 如何量測UX team 的績效- UX performance measurement
Sean H. Chiu

Sean H. Chiu

ex-Design Director, Alibaba Corp. Ex-EVP design, Lazada